下半年央行罚单密集出炉 支付行业监管红线再收紧
发布日期: 2021-07-19 09:12:59 来源: 北京商报

“电话里一再强调除了刷卡费率外,不产生其他任何费用,开始使用了之后居然强制扣款。”7月18日,用户林杰(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了其使用联动优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动优势”)POS机所遇到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近期除了大量新增关于诱导办理POS机的投诉信息外,联动优势还领到了年内的第二张罚单,包括公司执行董事、总裁等在内,合计被罚近780万元。而值得一提的是,包括联动优势在内,进入2021年下半年后,央行罚单密集出炉,第三方支付行业仍然面临严监管态势。

免费诱惑 POS机押金难退

在押金未能退回的情况下,林杰又被扣除了49元的流量费。7月18日,林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2021年6月上旬,通过一通推销电话,他获得了一台可以“免费”使用的联动优势POS机。

“在电话中已经多次问到是否会产生其他费用,业务员也一再强调只有刷卡费率,没有其他费用了,”林杰指出。而林杰向北京商报记者展示的聊天记录显示,6月14日,林杰收到了对方邮寄的联动优势POS机。在激活机器前,林杰再次向对方确认是否会产生押金或者其他费用,收到的回复依旧是“没有”。

随后,林杰按照业务员的提示完成了激活操作,但实际到账金额中却有299元不翼而飞。对此,业务员给出的回复是,经后台查询,林杰申请了一个299元的礼包,享受刷卡3秒到账、0.55%的刷卡费率永久不涨等权益。林杰则指出,在刷卡过程中,其未收到关于礼包的提示。

在林杰与业务员的进一步沟通中,业务员向林杰承诺该笔费用可于2021年10月退还,在沟通中也并未提及返还门槛。“今天使用这台POS机,又被扣除了49元流量费,业务员说要等到第二天再具体查询。”

北京商报记者在与林杰的沟通中了解到,对于使用POS机的过程中所遇到的情况,林杰此前始终是通过业务员进行了解。目前,林杰计划与联动优势官方客服联系,要求其早日退回相关费用。

事实上,关于支付机构服务商以电销的方式推广POS机引起的争议由来已久,北京商报此前也多次报道。2021年以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由此引发的投诉愈演愈烈,2021年6月,多家支付机构还就此发布了公告要求代理商规范展业。

其中,联动优势也于6月8日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服务商展业的通知》,对旗下两家代理商作出罚款1万元的处罚,并要求两家服务商限期整改。

隐瞒信息 被指态度消极

北京商报记者同样注意到,各类公开投诉平台新增了大量关于联动优势诱导用户办理POS机的投诉信息,不少用户反映联动优势存在欺诈消费、恶意扣款等问题,在未告知用户真实情况后扣款,并设置押金返还门槛。

不过,对于押金返还一事,与林杰有着同样遭遇的赵蕾(化名)直言,这是联动优势代理商与官方推卸责任的一种方式。对待用户反馈的问题,赵蕾质疑联动优势与代理商相互推诿,拉长时间线消极处理。

据赵蕾介绍,其于2020年12月完成联动优势POS机激活,同样被扣除了299元服务费,在经历多轮交涉、投诉后,联动优势官方售后向赵蕾承诺将在6个月后退还押金。“但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客服给出的退款要求并不一致,有人说没有门槛,有人说每个月随便刷几笔,产生交易记录就行。”

在使用过程中,赵蕾也遭遇了未被告知情况便被扣除36元流量费的情况。对此,联动优势客服给出的回应是公司变更了收费协议,且该笔费用无法退回。这也引起了赵蕾的不满,“不管是什么理由的扣费行为,都应该提前告知用户,随意扣费,谁还敢使用他们的机器”。

赵蕾指出,此前约定的半年退押金时间已经过去,但多次询问均未获得客服回应。7月2日,赵蕾对联动优势进行了第二轮投诉,要求对方给出满意回复。

对于用户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的问题,联动优势是否知情,计划如何处理这些投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也向联动优势方面进行了进一步了解。联动优势方面回复称,公司要求代理商严格按照央行要求拓展业务,不允许虚假宣传。除了对代理商有要求和规范外,也会在公众号进行提醒,并定期培训。

“如果发现问题,公司业务线会及时处理,同时我们客服也是7×24小时处理客户的来电,今后业务线会加大巡查力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联动优势方面指出。

在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看来,“船大难掉头”是包括联动优势在内的支付机构与外包服务商合作形式的真实写照。“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支付机构通过与服务商合作获取利益,由于利润高、审核机制有限,不乏支付机构将违规风险转嫁至服务商,甚至以默许、容忍的方式,对于支付服务商的违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鹏表示,随着业务规模不断扩大,支付机构外包商乱象愈演愈烈,方才引起支付机构的重视。此外,对于用户来说,隔着业务员与层层代理商,有用户投诉,也有用户暗自吃亏,消费者权益保护渠道难以畅通,最终出现相互推诿的情况。

二次被罚 领近780万元罚单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密集新增投诉信息,联动优势近期还领到了一张大额罚单,不仅合计罚款近780万元,公司执行董事、总裁也被点名,遭遇“双罚”。

根据央行营业管理部披露的信息,联动优势存在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等4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761万元,时任联动优势执行董事、反洗钱工作组组长高章鹏,时任公司总裁及反洗钱工作组组长黄蓉,分别被罚9.8万元、8.3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这也是联动优势年内第二次被罚。2021年3月,联动优势福建分公司因未按规定真实、完整地发送交易信息,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以及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等三项违规行为被罚357万元,并没收违法所得27.88万元。公司时任总经理彭佳被给予警告,并处13.5万元罚款。

而此前联动优势也曾多次被罚,2018年也曾一度领到2640万元罚单。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联动优势年内两次被罚均与客户身份识别、可疑交易报告等方面违规相关,涉及的是反洗钱方面的问题,相关负责人也被处罚。这也意味着联动优势在反洗钱方面还有不足之处,而随着非银支付监管制度的进一步完善,这类问题必将面临更为严苛的监管。

王鹏则表示,多次领到央行罚单,一方面是联动优势对于合规问题重视程度有待提升,另外此类问题屡禁不止,也不排除监管强压之下,联动优势还抱有侥幸心理。“在违规边缘疯狂试探,认为处罚完毕后还有机会继续延续违规业务而获利。”

监管趋严 重塑行业格局

对于联动优势后续业务合规方面的计划与安排,北京商报记者向其进行了询问,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进入2021年下半年后,央行延续了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严监管态势。7月18日,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联动优势外,嘉联支付有限公司、 易联支付有限公司、北京恒信通电信服务有限公司等3家机构近期也收到了监管罚单。

根据央行官网,3家机构合计被罚超597万元,所涉及的违法违规行为包括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管特约商户身份资料、存在超范围经营等多个方面问题。对于3家机构当前整改进展,北京商报记者也分别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于百程认为,第三方支付是很多网络诈骗、洗钱违法行为的通道,针对支付市场的各种乱象,央行自2015年以来严控了支付机构的市场准入,出台了备付金、分类监管等办法,近年来非银支付违规处罚的金额持续上升,“双罚制”比例越来越高,也起到了一定警示作用。

“此次针对联动优势等4家非银支付机构的处罚,也体现了持续从严的监管态势,”于百程表示,相信经过近几年的整治,非银支付行业的规范性将持续加强。

王鹏进一步强调指出,不论是涉及服务商的收单业务还是反洗钱等问题,央行对于支付机构日益收紧的监管红线必然会为整个行业带来巨大影响。第三方支付机构及其服务商原有的商业模式将要重构,优胜劣汰成为必然。同时,作为持牌的正规军,支付牌照可能也会经历易主、融合等变化,最终形成新的行业竞争格局。

(记者 岳品瑜 廖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