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挤压、顾客流失 啤酒花园亟待变革
发布日期: 2021-07-20 10:48:30 来源: 北京商报

7月19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丰台花乡新开业了一家嘉士伯啤酒花园,该店是与嘉士伯啤酒的合作店。无独有偶,多家“啤酒花园”新店纷纷开业。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啤酒花园”了解到,“啤酒花园”主要消费人群在30-45岁,露天的环境导致其夏季限定开业。但是,限定季节上线的“啤酒花园”正在被不断涌出的新型酒馆挤压市场,多数90后也表示不了解“啤酒花园”的概念。

业内人士也指出,中国啤酒竞争已经摆脱工业淡啤的价格竞争,更加强调品牌、品质与场景的多元化消费趋势,“啤酒花园”为主的这类酒吧符合消费者的需求,其市场前景广阔,但也存在变革的趋势。

纷纷涌现

一群中年男子正在嘉士伯啤酒花园里喝着啤酒吃着烧烤,超大的屏幕上正在放映着经典电影《大话西游》,孙悟空正说着那句经典台词,“假如非要给这份爱情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

店长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新店开业半月有余,但由于近期接连阴雨,目前尚未营业几日。

无独有偶,南锣鼓巷也有一家新开业的啤酒花园。南锣露台·烧烤啤酒花园的店长接受北京商报记者的采访表示,自己在复兴门有一个开了四五年的啤酒花园,这家新店开业目前2个月不到,仍要进一步的改造来贴近年轻消费者群体。店里并不只售卖啤酒,也有以烧烤为主的餐食可供选择。目前客单价在150元左右,消费人群主要在30-45岁之间,也有一些年轻人来尝试。

由于啤酒花园露天的特性,多数店都只在夏天开业。北京商报记者走访的两家啤酒花园在应该满座的晚上都只有一桌顾客,造就了一幅店员比顾客还多的画面。

采访90后啤酒消费者后,有消费者给出这样的评价,“大夏天的露天烧烤,还是在北京,稍微有点傻。”并且多数90后并不了解啤酒花园的概念,提到大排档才稍微有所了解。

中国酒业协会啤酒分会秘书长元月指出,传统意义上的啤酒排挡或者啤酒花园,其价格亲民、餐饮风格更接地气、有固定受众,目前还是有市场的。

啤酒营销专家方刚却指出,由于啤酒花园经营时间有季节限制,露天的环境也很难掌握温度、天气,啤酒花园的市场大概率出现下行。

侵占市场

北京地区的啤酒花园相对于小酒馆而言,可以算得上是啤酒售卖的少数渠道。在大众点评平台上搜索啤酒花园显示只有一千多家,但酒馆、酒吧却显示有五千余家之多。

啤酒花园与酒馆的区别其实很明显,啤酒花园主要以露天、烧烤为主,受到季节限制,只在夏天营业,主要消费群体在中年群体,商务人士为主;酒馆通常在室内,清吧情调主打氛围,西餐餐食,季节影响不明显,消费者范围广且受到主要消费群体——年轻消费者的推崇与喜爱,目前业态繁荣。

侵占啤酒花园市场的竞争者——小酒馆现况如今是风生水起。3月30日,国内最大的线下连锁酒馆“海伦司”(Helen’s)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主板挂牌上市。并完成了330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约等于人民币2亿元。但啤酒花园若想要上市融资,似乎是遥不可及。

方刚指出,啤酒花园这种业态现在在各个城市已经不多了。现在比较流行的业态分为两种,一种是室内的小酒馆,另一种是社区体验加外卖功能的酒吧。最近还在流行啤酒节这种形式的业态。

除了小酒馆侵占啤酒花园市场之外,消费者的变化也在影响着啤酒花园。

天猫平台2020年数据显示,95后人群酒水消费已同比去年增长170%。在京东平台,同样95后人群成交额也超过250%。在苏宁平台数据显示,25-36岁年龄段是白酒和啤酒的“消费主力”。

中国酒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酒类主要的消费人群集中在20-39岁的青壮年,其中,80后是酒类消费主力军,而90后则是潜力部队。协会认为,酒水消费已日趋年轻化的方向发展。

啤酒消费年轻化趋势与啤酒花园主要消费者人群的不匹配影响着啤酒花园的未来繁荣与否,除此之外,季节限定的特性也让啤酒花园雪上加霜。

亟待变革

面对着市场被不断侵占、消费者流失等问题,主打露天、烧烤氛围的啤酒花园如何才能实现过去的繁荣呢?

元月指出,新型餐吧对啤酒花园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在价格上也不会有太大差距。为了迎合消费者年轻化、情怀、主题文化及特色餐吧等多样需求和排档类啤酒场景需要,也极有可能向场景体验上过度。

南锣露台·烧烤啤酒花园店长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啤酒花园升级将要马上开始,半月后再去体验,到时候装潢将会焕然一新,更加有氛围也更加符合啤酒花园的主题。酒品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不仅仅是啤酒,鸡尾酒、精酿啤酒、威士忌、气泡香槟及精美小食都将上线。

但是,转向年轻化、吸引年轻消费群体,这似乎并不是啤酒花园唯一的出路。

方刚就啤酒花园未来繁荣与否指出,啤酒花园是现代的新型酒吧,尤其是现代室内清吧、小酒吧等这些业态的初级阶段。但目前来看啤酒花园重新繁荣起来可能性不大。受到城市发展的束缚和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啤酒花园正在走下坡路,大部分新业态会把啤酒花园的一些功能如烧烤、串串等所取代。

(记者 赵述评 实习记者 王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