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虾市场哀兵一片 资本游移不定
发布日期: 2020-06-30 11:29:44 来源: 时代周报

“整个小龙虾产业已经过了暴利期,不是以前随便养就能赚钱的情况了,今年小虾卖不起好价格,但养殖理念超前的养殖户能养出大虾,就依然能赚钱。”喻柳青补充道。

火爆多年的小龙虾产业,今年突然“降温”了。

“这是从2014年我进入小龙虾养殖行业以来,收入最低的一年。”6月26日,位于湖北监利的养殖户杜林(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今年早期中小规格龙虾的价格比往年低40%―50%,虽说目前价格有所上涨,但是至今的最高价依然比去年的平均价低四五元。”

受此影响,杜林一家三口今年龙虾养殖的收入仅为往年的三分之一,“往年一亩田的养殖收入可能有8000―1万元,今年只有3000元左右”。

喻柳青是武汉华驰特种水产有限公司的小龙虾养殖资深技术员,他用“哀兵一片”来形容其在安徽各县市走访时的感受。

“我可能会为基层养殖户哭,但从长期发展来看,产业只有通过大洗牌后,才能走向规模化,并有进一步的发展。”6月25日,喻柳青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整个小龙虾产业已经过了暴利期,不是以前随便养就能赚钱的情况了,今年小虾卖不起好价格,但养殖理念超前的养殖户能养出大虾,就依然能赚钱。”喻柳青补充道。

多年来,喻柳青先后在监利、潜江和安徽多地与小龙虾养殖户进行接触,在他看来,养殖技术不过关的中小养殖户依然占多数。

6月28日,涉及小龙虾产业链的安井食品(603345.SH)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经过前期调研,并不会选择集中资源进入小龙虾养殖产业。

“据我们了解,小龙虾养殖业有一些‘码头文化’存在,作为上市公司一切都走向正规化,我们没有办法去参与这样的项目。”该负责人表示。

目前,各行各业上市公司都有进入小龙虾产业链的案例,除安井食品外,休闲卤制品企业周黑鸭,以及水产养殖领域的国联水产和房地产领域的美好置业等,相关股票走势不一。

从数据上看,即便是在养殖上更为专业的国联水产,其控股小龙虾养殖公司依然处于亏损状态。

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小龙虾产业正面临大洗牌。

冰火两重天

从今年的价格走势来看,小龙虾产业正经历着“冰火两重天”。

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在中小规格小龙虾价格下降的同时,大规格小龙虾的价格却上涨势头良好。

水产养殖网实时数据显示,6月28日,“中国小龙虾之乡”湖北潜江虾谷市场硬9钱起(每只重量超过9钱)小龙虾报价43元/斤,去年同期仅30―32元/斤。

6月28日,南京市高淳区和丰园生态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孔祥华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所在合作社今年小龙虾销售价格比去年稍好,“因为我们整体是大虾养殖,今年大虾的行情不错”。

从小龙虾各地的价格差异上也可以看出端倪。6月28日,湖北潜江虾谷市场硬6―8钱小龙虾报价30元/斤,安徽六安硬7―9钱红壳虾在同日报价仅22元/斤。

在喻柳青看来,小龙虾产业中小规格虾的产能过剩直接导致该类规格价格大跌,在安徽等省市更为严重。“很多养殖户为了眼前利益增加养殖密度养不出大虾,据我估计,今年整体小龙虾产业亏损比高达70%―80%。”

而市面上质量过关的大虾偏少,价格反而走俏。“中小规格龙虾今年在市面上已供大于求。疫情不是直接的导火索,只是催化剂。”喻柳青表示。

根据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联合各单位编写的历年《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近四年间,我国小龙虾养殖总面积呈现出持续上涨态势,2016年,小龙虾养殖总面积仅超过900万亩,2019年则上涨到1929万亩。

在杜林所处的湖北监利,农民家家户户都在养着小龙虾。“前年去年很多人加入到养小龙虾的行列,我的虾苗都卖得很好。”

然而,入局者众的同时,部分地区养殖户技术不过关,使得规格和品质符合要求的小龙虾出产并不符合预期。养殖面积越多,市面上质量不过关的小龙虾越多。

“很多养殖户只看眼前,养殖期间也不去管理,为了多产虾,每亩田里虾苗密度过高,导致大虾出不来。” 喻柳青说道。

疫情加重了这个态势,杜林表示,疫情期间他并没有去关心小龙虾的生长。“再加上今年天气比较不好,虾子长得也没有往年快。”

此外,杜林表示,今年3月中下旬小龙虾开卖的时候,大量餐馆并没有恢复营业,进一步影响到了小龙虾的价格。

部分意识到问题的养殖户已经开始转变养殖理念。

“小虾以后都不好卖了。”杜林透露,目前,他已经开始将虾苗和成虾的养殖分开,试图克服“养繁一体”模式下,小龙虾产量不稳、规格小,种质退化的问题。

徘徊的资本

许多经过思考的业内人士,都希望散而乱的小龙虾产业能够规模化。

“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在价格上面就没有办法对养殖户形成保障。”喻柳青说道。

孔祥华盼望更多的资本能够进入到小龙虾产业之中。“产业目前溢产过剩,如果资本能够进来,至少能知道当地的产能规模是多少,并解决过剩的产能资源。质量不好的产品可以做二次生产加工,质量好的可以做出品牌并形成优质优价,农民也可以避开养殖上面的风险。”

然而,小龙虾产业中的资本玩家一直都处于并不稳定的游走态度,上市公司对于小龙虾的布局也并不具有信心。

以现有上市公司布局的例子看,小龙虾市场的波动对上市公司业绩存在着不利影响。

2017年12月,国联水产(300094.SZ)和洪湖市人民政府签订了《招商引资框架协议》,试图联合整合发展小龙虾产业,实现优势互补以及合作共赢。

2019年度,该公司小龙虾业务实现收入 2.65亿元。

国联(益阳)食品有限公司和国联(监利)食品有限公司为国联水产控股的两家小龙虾公司,然而,从净利润上可以发现:2018年,前者净利润为-0.012亿元;到2019年,净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为-0.18亿元。

6月24日,国联水产(300094.SZ)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度小龙虾市场的行情对公司业绩会产生一定影响。“我知道下游的需求没那么旺盛了,而在小龙虾加工产业部分,今年符合条件的原料虾的供给也出现了不足。”

孔祥华表示,上市公司的确会面临龙虾来源不足的问题。“假设一家公司有一万吨的龙虾加工产能,但当地没有足够的龙虾,它前端产业资源的优势就不集中,成本就过高,没有办法形成竞争优势。”

孔祥华还认为,今年品质过关的大规格虾出产有限,一定程度上加重了小龙虾加工公司的收虾难度。

个别公司选择了谨慎投入。

2018年1月,安井食品参股洪湖新宏业食品有限公司19%股权,布局速冻小龙虾市场,同年3月底正式发布“洪湖诱惑”速冻小龙虾品牌。

该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由于考虑到小龙虾的热度未必能够持续维持,更多还是让洪湖做自己的原有业务,包括给其他品牌供给产品等。“将来有机会的话,可能会投入一些产能对小龙虾进行加工生产,但这是一个非常需要劳动力的产业,目前的可能性也不高。”

出于种种原因,个别公司的供货也并不稳定,在小龙虾的销售旺季下架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