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母公司赴港上市 二线视频平台能否逆袭
发布日期: 2021-10-27 09:56:35 来源: 北京商报

10月26日,记者获悉,花椒、六间房的母公司花房集团已于10月25日晚间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论入局时间和产品表现,最早定位为视频分享网站的六间房,是快手、抖音甚至是爱奇艺的前辈,诞生于千播大战期间的花椒直播,也曾大放异彩。

但现在,如果不是花房集团赴港递交招股书,互联网圈很少有人关注这家企业,要是提到花房集团的核心产品六间房和花椒直播,了解的却不少。

围绕产品,花房集团有以下几个重要事件,2006年5月推出视频分享网站六间房,2015年5月推出直播平台花椒直播,2019年4月花椒直播和六间房合并完成,2020年12月收购HOLLA集团扩张海外。

从营收贡献的角度看,花房集团严重依赖花椒直播。根据招股书,花房集团的营收来自音视频直播服务、HOLLA集团提供的社交网络服务、其他服务三部分。2021年前8个月,花房集团直播营收占比97.5%,这是2018年以来,该数据的最低值,其他年份都在99%以上。在直播营收中,花椒直播是最大的贡献者,2021年前8个月给花房集团带来营收22.3亿元,占比总营收的75.3%,2018-2020年,这一比例分别是99.2%、76.5%、76.7%。

直播营收之外,社交网络和其他业务给花房集团带来的营收十分有限。

根据招股书,2021年也就是收购HOLLA集团后,花房集团才开始披露社交网络营收,2021年前8个月这部分营收为7177.1万元,占比总营收2.4%,其他营收来自于广告及技术服务345.2万元,占比总营收0.1%。

一般来说,直播平台的营收大多来自于直播打赏。比如已在港交所上市的网络直播企业映客,营收来自于直播的增值服务、其他两部分,其中增值服务营收占大头,在2020年的比例是97.7%。

直播平台营收结构单一,但这并不影响它们盈利。招股书显示,从2019年起花房集团经调整净利润转正,2019年、2020年、2021年前8个月分别是2.11亿元、3.67亿元、2.6亿元。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2021年中国视频社交娱乐市场规模将达到4150亿元,中国娱乐直播市场规模预计有1384亿元。以花房集团的算法,按照娱乐直播产生的收入市场份额计算,花房集团排在全国第三名,占比13.5%,前两名分别占比31.2%、30%。

以2020年业绩为准横向对比来看,花房集团的营收、经调整净利润、月活用户处在欢聚、陌陌、映客等平台之下,天鸽互动之上,毛利率高于映客,但低于天鸽互动,处在网络直播行业二线阵营。针对北京商报记者提出的更看重哪个指标表现,截至记者发稿,花房集团相关人士未予以回应,也没有透露追赶一线平台的具体策略。

再来和其他互联网行业做比较,网络直播并不符合二八原则,即第一名市场份额占比80%,其他公司总市场份额占比20%。对此,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凡是游走在政策边缘的行业,都不会形成很大的公司,没有一家通吃,没有网络效应和二八原则。都是小公司丛生,关了还有”。

之所以提到内容合规,是因为此前花椒直播曾多次被相关部门点名。2017年4月,北京市网信办等联合约谈了花椒直播等企业,依法查处网站涉嫌违规提供涉黄内容,责令其限期整改。2020年6月,国家网信办指导属地网信办依法约谈处置了10家网络直播平台,其中就包括花椒直播,国家网信办表示,花椒直播等存在传播低俗庸俗内容等情况,未能有效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记者 魏蔚)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