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飙升业绩预亏 神思电子收关注函
发布日期: 2021-07-14 10:36:19 来源: 长江商报

头顶“华为昇腾”和“数字货币”两大概念,神思电子股价飙升。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6月25日至7月7日,神思电子(300479.SZ)收盘价从12.11元飙升至27.43元,10个交易日的涨幅达126.51%。截至7月13日,神思电子每股股价虽有所下跌,但仍较6月25日增长了一倍。

然而,神思电子明确表示,华为是公司智能计算平台设备的供应商,公司购买华为边缘计算模块、AI服务器、AI云专家咨询服务等,公司未向华为销售产品。

而且,截至7月7日,神思电子数字货币业务相关研发已投入232万元,数字货币相关产品试点样品产生营业收入仅4.68万元。

神思电子股价快速上涨,并没有给业绩增长带来帮助。2020年,神思电子净利润为691.53万元,同比下滑65.14%;扣非净利润为-1298万元,由盈转亏。

7月13日,神思电子披露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00万元至128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150.78万元。

数字货币产品营收4.68万

5月27日,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神思电子表示,公司智能视频监控方案边缘计算模组完成华为Atlas人工智能计算平台Atlas500兼容性测试与产品方案移植,加入昇腾生态。

6月5日,同样是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神思电子表示,公司一直跟踪数字货币进展并较早投入配套设备的研发与市场铺垫,该业务已产生少量业务收入。

有了“华为昇腾”和“数字货币”两大概念的加持,神思电子股价应声上涨。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神思电子2021年的股价一直在每股10元左右徘徊,但6月25日至7月7日,公司收盘价从12.11元飙升至27.43元,10个交易日的涨幅达126.51%。

截至7月13日收盘,神思电子每股股价虽有所下跌,但仍然达到了24.3元,较6月25日增长了一倍。

神思电子与华为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一点引起深交所的疑问,并对公司发出了关注函,要求详细说明与华为合作具体领域和合作模式,华为是上市公司供应商还是客户。

回复函中,神思电子明确表示,华为是公司智能计算平台设备的供应商,公司购买华为边缘计算模块、AI服务器、AI云专家咨询服务等,公司未向华为销售产品。

公告中还显示,2019年12月,神思电子的智慧餐饮解决方案完成华为技术有限公司TaiShan100兼容性测试,获得了HUAWEICOMPATIBLE证书及相关认证徽标的使用权,公司加入华为鲲鹏生态。

2020年4月,神思电子的智能视频监控解决方案完成华为技术有限公司Atlas人工智能计算平台Atlas500兼容性测试,获得了HUAWEICOMPATIBLE证书及相关认证徽标的使用权,公司加入华为昇腾生态。

2020年9月,神思电子加入昇腾万里ISV伙伴计划,成为首批昇腾万里伙伴。

通俗地说,神思电子认为,公司购买了华为的产品,而且自己生产的产品能与华为的产品兼容,就加入了华为鲲鹏生态和华为昇腾生态。

神思电子与数字货币又是什么关系?

神思电子表示,公司于2019年启动数字货币业务配套设备研发与市场铺垫。2020年,公司完成某款终端研发升级,支持某机构数字货币的账户开立、发卡、红包发放、充值提现等市场推广演示活动。此后,类似的业务持续进行,并已经开始少量销售。

截至7月7日,神思电子数字货币业务相关研发已投入232万元,数字货币相关产品试点样品产生营业收入4.68万元。

上半年预亏千万由盈转亏

概念叫得响,神思电子的真实业绩如何?

神思电子是一家人工智能身份识别产品服务提供商,2011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2018年至2020年,神思电子实现营收分别为4.05亿元、4.70亿元、3.76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032.77万元、1983.86万元、691.53万元;实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8.17万元、879.1万元、-1298万元。

其中,2020年,神思电子身份认证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33.23%;行业深耕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48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39.31%;AI业务营业收入9911.52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26.39%。

2021年第一季度,神思电子主营业务收入9037.53万元,同比增长87.0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17.76万元,同比增长41.44%。其中,身份认证业务营业收入4317.58万元、行业深耕业务营业收入2390.16万元、人工智能业务营业收入2139.88万元。

7月13日,神思电子披露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00万元至1280万元,上年同期盈利150.78万元。

神思电子表示,公司上半年部分元器件供应紧张,导致部分产品不能按时发货;低毛利率产品销售额占比较上年同期增加,综合毛利率有所降低;上半年销售费用同比上升幅度较大。

预告还显示,神思电子预计2021年半年度,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约为490万元,主要是政府补助收入。

值得关注的是,神思电子完成2018年非公开发行限售股第三期解除限售,限售股上市流通时间为6月16日,解禁数量164.46万股,占公司股本总数的0.97%。

对此,深交所也提出了质疑,要求神思电子说明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配合相关股东减持的情形。

神思电子表示,2021年6月,齐心、王永新、江海、缪蔚、赵明五名自然人第三期解除限售的股份数量分别仅占公司总股本的0.3692%、0.2930%、0.1231%、0.1231%及0.0615%,占比较小。公司按照法律法规及协议进行股份解锁,不存在公司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炒作公司股价、配合相关股东减持的情形。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20年年报中,神思电子多次表示与华为等关系密切。

例如,神思电子介绍,公司的身份认证产品完成与华为、龙芯、兆芯、飞腾、统信软件、麒麟等CPU厂商和操作系统厂商之间的产品兼容性、稳定性测试与适配认证。

资产管理分析师刘广文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神思电子股价异常上涨,与公司频繁对外发布消息,粘上热门概念息息相关,但这对公司业绩增长并没有带来更多的益处。

(记者 金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