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吃螃蟹 沃尔玛进军金融
发布日期: 2021-01-13 10:47:57 来源: 北京商报

在大型企业开展银行业务的门槛放开之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很快浮出水面,并非此前呼声最高的亚马逊,而是早就跃跃欲试的沃尔玛。与风投公司Ribbit Capital联手成立金融科技公司,对于亚马逊来说,是聪明的选择,毕竟前者在金融科技领域经验丰富,而坐拥百万用户的沃尔玛也不愁市场。

只不过,在监管围攻Facebook加密货币项目的前车之鉴下,威胁了华尔街的沃尔玛,或许也面临着成为下一个箭靶的挑战。

第一个吃螃蟹

在允许大型企业开展银行业务的新规获得美国监管部门批准后,沃尔玛率先迈出了第一步。当地时间1月11日上午,沃尔玛在网站发布声明,宣布将与金融科技投资公司Ribbit Capital进行战略合作,成立一家金融科技初创公司。

根据声明,沃尔玛将持有这家金融科技初创企业的多数股权,其董事会将包括几位公司高管,其中包括首席财务官布雷特·比格斯和沃尔玛美国首席执行官约翰·弗纳。沃尔玛表示,它还将任命独立的行业专家进入董事会。

另外,沃尔玛还提到,未来新公司的增长可能通过与领先金融科技公司的合作和收购来实现。

消息发布后,沃尔玛股价周一盘后交易上涨1.5%。沃尔玛的市值目前为4167亿美元。

沃尔玛的新“搭档”Ribbit Capital是一家位于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此前得到了各种机构投资者的支持,包括西班牙银行集团Banco Bilbao Vizcaya Argentina SA,硅谷银行和众多高净值人士。

在金融科技领域,Ribbit Capital的名字并不陌生,曾投资过不少金融科技公司,包括信用卡公司Credit Karma以及在线券商Robinhood。后者在去年下半年声名鹊起,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后,这家散户大本营快速崛起,根据最近报道,Robinhood已启动IPO计划。

各方面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已经很完善的金融投资公司。该公司表示,将为沃尔玛员工和顾客开发”独特“、可负担得起的金融产品。不过,对于新公司的名称和业务范围,沃尔玛并没有透露更多信息,也没有透露将于何时开始推出服务。

对于新公司的具体业务和进展等情况,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沃尔玛方面,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虽然沃尔玛并未“剧透”太多,但走进金融科技行业的这一步并不意外。

早在2017年,沃尔玛就曾推出自己的“金融服务”:不用信用卡,先用后付款。在当年的黑色星期五、圣诞季来临之前,为了吸引消费者,沃尔玛推出了“商品保留服务(Layaway Program)”,消费者可以先以低价(或者说“首付”)将商品拿走,然后在规定时间内再把余下的金额补齐即可。

除此之外,沃尔玛也推出过自己的MoneyCard,这是一种预付费借记卡,可以让顾客存钱,用它购物,特点是可以鼓励理财或者帮助有信用历史问题的人。此卡不能透支,没有月租费,没有最低余额要求。

不过,亚马逊此前的试水基本还是以零售为主,金融服务只是附属手段。相较之下,现在沃尔玛才是实实在在走入了金融科技圈内。

天时地利

“沃尔玛可能是想借助其线下场景优势,打造金融科技生态圈。”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分析道。

作为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拥有遍布全球27个国家的11500家线下门店和电商网站,每周有超过2.65亿客户访问量。仅在美国,沃尔玛就拥有近5000家门店,而90%的美国人居住在距离沃尔玛门店10英里的范围内。沃尔玛的优势显而易见。

另外,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杨水清还提到,之前美国的政策放开监管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当时就有很多人猜测一些大型企业纷纷会涉足金融领域。

去年12月,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批准了工业贷款公司(ILC)的监管法规,将允许大型企业开展银行业务,同时又避免了专业金融公司在资本和流动性方面所受的约束。

“而沃尔玛自身的品牌公信力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杨水清补充道,而沃尔玛做金融的优势也在于此。如果真如传言所说沃尔玛将为员工和顾客开发”独特“、可负担得起的金融产品,广泛的消费者基础无疑是沃尔玛的一个巨大市场。

而根据美联储的数据,6%的成年人没有支票、储蓄或货币市场账户。这些美国人更倾向于寻求短期解决方案,比如典当行或发薪日贷款,这可能会导致额外费用或高利息费用。这一部分人可能也对诸如此类的企业金融产品有需求。

空白的市场加上天时地利,亚马逊当下的试探时机正好。尤其是在民主党拿下两院控制权,拜登又上台后,美国的政策肯定还会像刺激经济方面倾斜,同时金融科技依然是发展重点。“当然也包括修复疫情、加强美国国内信贷的基础设施建设等等。”杨水清说。

此外,在杨水清看来,沃尔玛选择和投资公司合作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一个有用户基础,一个有技术手段,可以取长补短,互相合作。

“跨界”挑战

虽然优势明显,但毕竟是跨界,沃尔玛要面临的挑战也不小。

杨水清也指出,即使沃尔玛有自己的品牌公信力背书,但是从市场来看,民众对金融或者银行有一定的依赖性,沃尔玛想要做出受众认可的产品也还需要一个过程。

另外,杨水清坦言,进军金融科技领域,沃尔玛是第一个,但肯定不是唯一一个,其他类似的企业也会纷纷加入,来分食华尔街的这块金融蛋糕。

事实上,在沃尔玛之前,亚马逊呼声更高。早在2007年,亚马逊就推出了第一款支付产品Amazon Pay,之后亚马逊一直在拓展Amazon Pay市场,如与支付服务商Worldpay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而在2017年,亚马逊又传出了与摩根大通等金融机构进行早期谈判的消息,计划推出亚马逊自有品牌账户,是为年轻客户和没有银行账户的客户建立一种“类支票账户”产品。彼时的调查显示,大约有45%的美国人愿意使用亚马逊作为他们的主要银行账户。

这意味着,在金融科技领域,沃尔玛仍将与自己的老对头亚马逊同台竞争。

另一方面,监管也会是沃尔玛要考量的因素,虽然允许大型企业开展银行业务的规定已经获批,但并不意味着红线会就此消失。

事实上,就在ILC的新规获批时,Better Markets法律总监史蒂夫·霍尔就指出,FDIC违反了近70年前确立的银行和商业应保持分离的基本规则,这样的组合无法得到充分监管,它们会构成不稳定风险,甚至可能助长不公平竞争。

不过,美国联邦政府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互联网巨头的金融创新将会面临着空前的挑战。这一点,另一家试图在金融科技领域大展拳脚的巨头已有体验。Facebook推出了数字货币项目,并推出了数字钱包,但超前的野心换来的则是联邦政府的轮番考问。

但对于延伸到数字货币的业务,苏筱芮认为,Facebook是互联网公司,具有互联网基因,而沃尔玛是实体企业,无论是互联网基因还是金融基因都匮乏,自己打造的话短期内比较困难。

杨水清也觉得这个短期内并不现实,她指出,金融公司做产品、支付是一个环节,但如果到货币就是另一个层面了。

“但从外部引入,比如支持比特币交易倒是有可能的。”苏筱芮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