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文化创业板上市 盈利能力受外界关注
发布日期: 2021-07-20 09:02:36 来源: 北京商报

标志性的熊猫图标,以及时常作为装饰线的黑白格,成为读客文化旗下图书最为鲜明的特征。而如今,这只“熊猫”正式登上了资本市场。7月19日,读客文化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并实现首日股价报收于31.66元/股,暴涨19.4倍。然而,在这一系列令人欣喜的数字背后,外界对于读客文化仍保留着质疑,该公司虽推出了《藏地密码》《岛上书店》《巨人的陨落》等畅销书,但近年来的毛利率却处于下滑趋势,其稳定盈利能力备受外界关注。而就在7月19日晚,读客文化也就股价涨幅较大发布了风险提示。

上市首秀大涨1943%

7月19日,读客文化上市首秀大幅收涨1943%,股价报31.66元/股。

交易行情显示,7月19日,读客文化高开800%,之后公司股价继续飙升,接连两度临停,早盘阶段公司股价涨幅一度高达1770.97%,股价触及29元/股。随后,读客文化股价保持震荡态势。不过,临近尾盘,读客文化表现再度惊艳市场,股价出现大幅拉升,最终收涨1943%,股价报31.66元/股,收盘价即公司当日最高价,总市值达126.6亿元。

经北京商报记者计算,若投资者中一签,即使在读客文化最低点13.95元/股处卖出,也可获利6200元;若在最高点,即收盘价31.66元/股处卖出,则可获利1.51万元,若截至收盘仍然持有,则浮盈1.51万元。

对于读客文化上市首日暴涨的原因,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由于公司发行价过低导致,此外也受公司流通盘较小因素的影响。

据了解,此次创业板上市,读客文化发行价为1.55元/股,不仅创下创业板注册制以来发行价新低,也是创业板2009年开市以来发行价最低的新股。另外,除了发行价低之外,读客文化募集资金净额为4372.81万元,也在创业板市场中处于垫底位置。放置整个A股市场来看,读客文化募集资金净额排名倒数第二,仅高于2012年上市的浙江世宝。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有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浙江世宝彼时募集资金低是因为公司属于H回A,而当时有窗口指导要求公司发行价参照H股市价;此外,浙江世宝是当时IPO暂停前发行的最后一只新股,此后IPO中断了一年多,而彼时IPO暂停缘起打击“双高”发行。

盈利能力仍受质疑

飘红的数字以及超高的股价涨幅,无疑让读客文化站在聚光灯下,吸引来自各方的目光。但在这一切的背后,读客文化也在承受着市场对其盈利能力的质疑。

据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读客文化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197亿元、3.97亿元和4.08亿元,保持逐年增长。但在归属净利润方面,自2017年以来,读客文化便在5000万元左右徘徊,迟迟未能突破6000万元关口。且在2020年,读客文化的归属净利润出现了同比减少约一成的情况,使得原本在2019年实现的5717万元归属净利润,再次回归到5000万元左右的原点。

不只是归属净利润,在多个反映盈利能力的指标上,读客文化也均呈现下滑趋势。据东方财富网上的数据显示,2016-2020年,读客文化的毛利率从51.53%降至37.41%,净资产收益率(加权)则从17.63%减少至10.6%,同时总资产收益率(加权)也由18.85%下降到8.6%。

投资分析师许杉分析认为,对于相关指标的下降,一方面要看公司业务发展与经营情况,是否影响到自身的盈利能力;另一方面也要看是否与行业的发展趋势等因素有关,从整体进行考量。

电子阅读时代仍靠纸书

于2009年成立的读客文化,通过12年的发展登上资本市场,不可不提该公司推出的多部畅销书,不仅给读客文化带来了收入,也提升了该公司的市场影响力。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末,读客文化累计销量最高的图书为“半小时漫画”系列,至今已销售1174.53万册,排在第二位和第三位的则分别是“藏地密码”系列、“银河帝国”系列,累计销量分别为580.83万册和565.65万册,此外,“最美最美的中国童话”系列、《岛上书店》、“教父”系列、“余罪”系列等图书,累计销量也均在百万册以上。

然而,随着数字化阅读的逐渐普及,电子书的市场预计将进一步增长,这在未来可能对纸质图书市场产生冲击,对于读客文化而言,该公司的纸质图书销售便会承受风险。且值得注意的是,现阶段读客文化的主要收入来源仍是纸质图书业务。

数据显示,2018-2020年,读客文化的纸质图书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2.74亿元、3.32亿元和3.32亿元,其中2019年和2020年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21.27%和-0.1%,从中可以计算得出,纸质图书的营收在读客文化整体营收占比中超过了八成。

“目前纸质图书与电子书的市场规模仍同时处于增长的状态,但电子书或多或少对于纸质书存在着冲击。”出版人唐勇认为,尽管目前纸质图书仍被认为是进行深度阅读的最好方式,同时仍有大量读者喜爱阅读纸质图书,但确实有部分读者在阅读某些品类图书时,选择了电子书。此外,一旦今后电子书的技术水平进一步提高,能够给予读者更强的阅读体验,对于纸质图书带来的影响也将扩大。

欲布局全版权市场

现阶段,读客文化为自身制定了“全版权”的运营策略,开辟了电子书、有声书市场,并进一步开拓了海外版权输出和影视剧改编授权等版权运营业务,形成了以纸质书业务为核心,包括数字内容业务、版权运营业务和新媒体业务的四大业务板块。

在业内人士看来,根据市场发展趋势以及预见的变化与挑战及时调整经营策略,在公司发展过程中不可或缺,在此基础上更为关键的便是将策略转化为实际效果,稳定公司的经营。

从目前情况来看,读客文化虽然在数字化方面进行了布局,但对公司的收入贡献尚不明显。据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读客文化数字内容的收入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仅从10.61%增长至11.46%,版权运营和新媒体业务的收入在2020年也仅分别占比2.6%和4.07%,较2018年增幅均不超3%。

针对当下外界对于读客文化盈利能力的质疑,以及旗下业务定位与未来发展规划,北京商报记者向读客文化发出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暂未得到回应。

许杉认为,目前在全版权领域,不只是读客文化,还有其他多家公司也在进行布局,且不乏手握大量资金与行业优质资源的公司,市场竞争不言而喻,读客文化若想站稳脚跟,除了保证原有的内容优势外,还需要找到更多独特且优质的资源,但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带来成本的上升,需要对公司及行业进行评判后做决策。

(记者 郑蕊 马换换)